五湖四海东台人 · 东台名景 · 东台名品
首页
>> 分类新闻 >> 人文东台 >> 东台史话
团灶留名 量多趣广
日期:2018-01-30 作者:朱兆龙 字号:[ ] 视力保护色:

  水中制卤火中煎盐留下的地名,浸着卤汁,带着咸味,沾着浓郁的烟火气,含着朴实的泥土味,在岁月的长河中流淌着余韵,滋润着乡愁。品味那些地名的中心词,即该地名的最后一个字,有的栖居于团灶,有的落脚于地形,有的借助于建筑,有的傍靠于河流,自然而然地形成了墩总团灶、洋垛坝桥、凹匡坳窑、澪洞岱垴等形形色色的地名,怪俏有趣。这些盐家族的地名,星罗棋布,名目众多,堪谓东台之家珍。它们的名号与存量,这里就从大家眼熟的灶团总谈起。

  东台地域十个盐场历史上实际有过的灶团数,按照明清时生产与管理的编制规定,应当起码有100个团,2000多座灶。而实际统计时的曾有数,则因时移世易而不一:

  明弘治十三年(1500),有盘铁694角7分,灶屋1466座。清雍正六年(1728),有盘铁336角5分,17260口,灶屋5853座。乾隆十三年(1748),有盘铁412角,13593口,灶屋12364座。光绪三十年(1904),有盘铁336角,7240口,灶屋7155座。历代志书所记载的设施数字,是当时生产力状况的真实写照。笔者列出的这些数据,是为分析研究历代海盐生产规模、变化及其原因所作的统计,拈过来与有兴趣的读者诸君共享,亦算物尽其用吧。

  作为曾经使用过的地名,例如“张家灶”“李家灶”等名字,就没有实际灶团数那么多了。因为一座灶屋里只有一座盐灶,而一个名叫“某家灶”的地方起码有10至20座灶屋,所以,实际形成并留传下来的“某某灶”等地名数,就10倍20倍地小于当初烧盐生产的灶团数了。

  这里所说的灶,不是今天中年人们见过的老虎灶,也不是年轻人们使用的煤气灶,更不是大酒店大食堂里厨师们操作的电气蒸气或炭火灶,而是用土垡砌成的矮小的野外烧草灶,叫盐灶。

  盐灶,宽约四尺六寸至五尺,上面安放大铁锅或,用来烧卤煎盐。灶台圆形或长方圆角形,灶身四面开灶门,用以烧草出灰。清代中后期,有两眼灶,为双煎盐式,全长约七尺六寸至八尺;有三眼灶,为添暖卤式,全长约十尺八寸。灶身一头高一头低,第一眼灶身开门进草,上面按烧煎,习称口,灶身高一尺四寸;二近火热卤,灶身高一尺五寸;第三口为卤锅,习称三,充分利用过烟的余热给卤初温,灶身高一尺七寸;最后是烟囱。盐灶的名称,或以姓氏、绰号、代号冠名,如沈灶、赵家灶等;或以方向方位为名,如南二灶、灶西、东八灶、北李家灶等;或以事物命名,如冷环灶、卜页灶等;或以顺序为名,从头灶、二灶、三灶排到二十八灶。这些以灶为中心词的地名,范公堤以东煎盐区的留存有382个。

  ,是明代中后期广泛使用的敞口铁锅,直径一米,深七八厘米,锅体厚三四厘米。铁轻便,易于追着海潮取卤移动生产。大海东去,盐区东移,锅跟进,于是就形成了曹、华、潘等地名。东台留传下来的以为中心词的地名29处。

  团,是汉代以来用盘铁烧盐的形式和产物。一副盘铁重五六千斤,分为四块,亦称为四角,每角又分为4-9分。平时分户保管,以防止私煎走私。使用时用铁栓拼成一盘,称为团煎、团煮。这种生产与管理形式衍生出很多以团为中心词的地名,最久远的叫天兴团,后来有新团、正团、南新团等等。东台留存下来的团名有48处。

  总,亦称纵。盐场将海滩的草荡划成与海岸线垂直的纵向长块,分给或租给灶户煎盐。这种长条形的地块,称为总。乾隆年间的富安场地图上,从南到北依次整齐地标有30个总,地名就依次呼为一总至三十总,后来随着行政区划的变化成为唐洋、许河、新街下属的地名。1942年划出东台县列入大丰县的草堰场,历史上也有一至十几总的地名。统计东台以总为中心词的地名留存有61处。

  经初步不完全统计,东台十场地域内范公堤以东煎盐区留存的地名中,灶名382个,墩名274个,舍名136个,总名61个,团名48个,港名41个,河名38个,洼名36个,渣、头名各31个,坝名30个,、桥名各29个,洋名23个,尖名17个,垛、岸名各14个,苴名11个,沙名10个,庄、塘、渡名各9个,树、林、行、澪名各8个,园、坳、洞名各7个,腰、凹、窑、匡、岱名各6个,边、咀、池、丫名各4个,山、关、闸、引、址、院名各3个,胖、垴、跳名各2个,淖名1个。

  上述这些中心词,有的常见常用,较好理解;有的诘屈拗口,让人莫明;林林总总,多达116个中心词,像一盘散沙,互不关联。为便于阅读,笔者聊借诗式,将它们组合成一首地名顺口溜,按上韵脚,以助鉴赏:

  团灶亭场,锅引荡;墩总圩垛,沟滩溪港。

  堰坝桥闸,涵坎埨仓;舍洼丫岔,汤渣漰洋。

  叉澪池咀,家院岸房;沙园淘井,窑洞关庄。

  山口渡边,川岱兜匡;河套村址,苴泊池塘。

  地堡缺店,屋角坳巷;集市营路,寺庵棚行。

  尖头横垴,湾腰凹脊;村界塥淖,跳厥尾胖。

  东西南北,街中铺石环树;

  宫殿楼舍,司镇台阁庙堂。

  自然,上述单字并未穷尽东台盐区所有的地名中心词,难免会有遗珠,祈请方家指教,笔者先行致谢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