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>> 纪念抗战七十周年 >> 抗战老兵
宗顺林:当兵打仗是我一生的光荣
日期:2015-10-20 作者:陈美林 字号:[ ] 视力保护色:

  一爿小屋临河坐落,屋前流水潺潺,屋后良田数顷,这便是五烈镇甘港村抗战老兵宗顺林的家。

  听说我们要来采访,老人很激动,早早地在门前准备好了桌椅,见到我们前来,老人招呼我们坐下,颤巍巍地打开了一个破旧的绿色布包,那是一面珍藏数十年的党旗和一枚枚战役纪念勋章,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解放大西南、华北解放战役、抗美援朝……这些早已被岁月侵蚀失去光彩的徽章,带我们走进了老人那年那月的烽火岁月。

  1943年1月,17岁的宗顺林偷偷地报名入伍了,他是瞒着母亲去的,日军、伪军的暴行,激起了这个年轻小伙子的血性,要保家要报国,只有去参军,这一去就是十个年头。

  入伍后不久,宗顺林便参加了伍佑便仓之战。正值初春季节,又逢雨雪天气,作战环境异常恶劣,地形对我军也颇为不利,且敌军占武器优势。机枪火力猛烈,导致便仓敌据点久攻不克。激战中,宗顺林初生牛犊不怕虎,扛着枪就往前冲,死是怕的,但是战场上已经没有退路,眼看着自己的连长中弹牺牲倒在了河中,部队文书被炸得血肉模糊,宗顺林说,只有一个目标,冲上去,攻下碉堡。就这样一个个战士倒下了,一个个战士又冲上前去,终于攻下了敌据点。

  战场上,日军装备的精良是我军所羡慕的,一场仗打下来,战利品能有日军武器是大家最为兴奋的。在攻打泰州时,因为日军多采用汽艇,宗顺林所在部队全部埋伏在水里,枪也放在水里,见有汽艇上来,立即火力猛攻。日军的一条汽艇被宗顺林所在的部队打了下来,狡猾的日军知道我军看中了他们的两挺重机枪,宁可扔到河里也不投枪缴械。“同志们,日本人给我们送武器了,要不要啊?”指导员大声喊着,“要!”所有的同志齐声回答,“要,就自己下去捞!”指导员说。捞机枪,谈何容易,气温低河水冰凉且不说,水流是那样的湍急,河水深不见底,捞,也是用性命去捞。“我们就用一根草绳系在腰上,下去捞,下去一个人,过一段时间再拎上来。”宗顺林说,前前后后一百多名战士下水去捞,终于把机枪捞了上来。

  攻打兴化也是一场惨烈的战斗。那是1945年了,全国抗日战争转入反攻阶段,部队与地方的游击队开始联合起来主动向敌人进攻。“打兴化,一直打了四天四夜敌人才投降。”宗顺林说,当时,兴化的鬼子据点外有炮楼、有土堆、河沟,设防非常严,很难攻打,所以他们始终不肯投降。根据作战部署,宗顺林所在团负责攻打东门,白天很难靠近攻打,就趁夜里爬上城墙进行偷袭。“当时,我只有19岁,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,爬上城墙后,拿刀就往敌人脖子上砍,也不知砍死了多少敌人。”宗顺林说,那场仗打得非常激烈,他的班里14个人,最后仅剩下他和另外一位战士,谁知那个战士下城墙时,又被子弹打中肚子,最后只有宗顺林一个人活着回来。

  打下兴化,宗顺林随着部队,一路向西北进军,一路上,命随时提在手上。“在扬州打仗那次,要经过一片茨菰田,日军的飞机就在头顶上飞,茨菰田里到处都是腐败发臭的尸体。”宗顺林说,每一仗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,上战场是考虑不到生和死的,只想好好打,打鬼子,打伪军。

  抗战期间,几乎每天都在赶路,宗顺林说,哪里有需要,哪里有仗打,他们就往哪里走。由于部队有要求,不许扰民,所以他们白天打完仗,晚上就睡在老百姓家的屋檐下,吃的都是干粮。

  从战场上回来后,宗顺林做了乡里的民兵营长,他时常向年轻的一代讲起那段岁月,那些血与火的红色故事。面对记者,宗顺林再次打开记忆的匣子,回忆着,激动着,他说,那段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是他一辈子最难忘、最光荣的经历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